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四喜自然听欢妹子的话,立即闭上嘴,不与他们斗了。然后王四喜安安静静开着他的拉拖拉机,往欢妹子的家里开去。

    不一会儿就来到欢妹子的家,王四喜正要扶欢妹子下车,黑娃却迅速跑了过来,扶着他的妹妹从拖拉机上下来。唉唉,没想到自己慢了一步,想趁机揩点油的想法却没有实现。

    王四喜正欢妹子下车后,正准备要走,欢妹子却突然叫住了王四喜。

    “什么事呀?欢妹子。”王四喜笑吟吟地看着她。

    欢妹子却走了过来,把她那张好看的樱桃小嘴凑到了王四喜的耳边,王四喜立即心里狂跳起来。不是吧,她是为了感谢王四喜,当着她的家人的面向王四喜表示亲呢吗?这丫头也胆也太大了一些吧?

    正在王四喜喜不自禁的时候,欢妹子却并没有来吻王四喜,而是凑近王四喜的耳边说:“四喜,刚才山上发生的事,千万替我保密啊。谁都不能说,知道不?”

    “嗯嗯,”王四喜连忙应声,原来欢妹子是怕她哥知道那事,有点难为情呢。

    “四喜,你是大好人,陈老师谢谢你了。”最后,欢妹子说完立即跑回家去了。

    王四喜怔怔地坐在拖拉机上,心里思潮气伏,第一次听到欢妹子这样说他,不禁有些心花怒放起来。

    “要不,到我家里坐坐?”黑娃对王四喜说,把王四喜从幸福的憧憬里逮到现实中来。

    王四喜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黑娃见王四喜一脸痴迷的模样,皱了皱眉,逼视着王四喜的眼睛,说:“四喜,不要打我妹的主意。知道不?否则,我要你不知道怎么死的。”说完,黑娃也跑回家里去了。

    王四喜听着黑娃的话,心里自然十分生气。这黑娃说话向来不好听,王四喜早已习惯了。可是这一次,王四喜真想走过去,把黑娃狠狠揍一顿。让他知道知道,谁怎么死的?

    王四喜重新发动拖拉机,把车子开回到自己的家,然后扯了一些稻草,直接把拖拉机的车头遮了起来。王四喜怕晚上有露水,影响到他的拖拉机。

    王四喜抬眼往隔壁院子望去,却没看见李凤仙。

    李凤仙是王四喜的邻居,平时没事总喜欢同王四喜闲聊,王四喜这会儿有了拖拉机,就想在李凤仙面前显摆一下,可惜她不在家,王四喜也只好作罢。

    入夜,四周一片空寂,王四喜双手枕在脑后,一直在想着一些缥缈的事情,想起他挖地基的时候挖出来的那个酒瓶,便忍不住拿来观赏了一会,这酒瓶真是个宝贝,在黑夜中隐隐透出一丝亮光,王四喜一时间爱不释手,咧着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把酒瓶小心地放好,王四喜又想起在山上看见癞头三撕破欢妹子衣服的情景,欢妹子身上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来,那么娇嫩的身体,闪着年轻而又美丽的光芒,看了真想上去好好摸摸。

    王四喜想着想着,便感到心口一热,一股火焰就从小腹间窜了出来。

    唉唉,只是黑娃说话那么难听,他的妹妹难道就真的不能碰吗?

    朦朦胧胧之间,王四喜睡着了,睡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