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一更里,响丁当,情哥哥跑到俺的闺房......”

    在青云山的某个山坡上,一声悠扬的男子声音响起,把个闷热的天气唱出了一丝生气。

    太阳照在头顶,空气中透着一股热浪。

    大约是上午十点左右,青石沟的小农民王四喜赶着一只羊儿准备去镇上,这时候他手里正拿着一条鞭子,眼睛微闭着,歌声就是从他的嘴里唱出来的。

    一只肥肥的山羊在他身前一闪,钻进前面的高粱地里不见了。

    王四喜站在山坡上,恍似未见,嘴里仍在唱着:“二更里,响丁当,情哥哥摸到俺的青纱帐......”

    随着那悠扬的歌声,生硬的高粱叶子突然在王四喜手臂上刮了一下,王四喜疼得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手臂上出现了一道血印子,被太阳的光芒一照,火辣辣的钻心疼,王四喜停止歌唱,睁开眼,抬头看天,嘴里咕哝道:“贼老天,你什么时候下场雨呢?再这样下去,地里的庄稼都得完蛋了。”

    骂完贼老天,王四喜下意识地双手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一摸,摸到一个水壶,咕噜咕噜喝了两口,眼睛往前一瞅。

    “咦,羊跑哪里去了?”

    王四喜眨了眨眼,刚才明明看见羊儿就在身边,才一会儿功夫,居然就不见了。

    王四喜瞅了瞅眼前一人高的高粱地,心想羊儿一定钻进高粱地里去了,当下心里一慌,双手拨开眼前的高粱叶子,睁大眼睛四处搜寻着。

    除了自己拨动高粱叶子的声响之外,四周一片寂静,根本不见羊儿的踪影。

    麻辣隔壁的,老子刚才不就唱了会歌么,咋就把羊儿弄没了?

    在青石沟,牛儿羊儿是村里的宝,而王四喜,家里就这只羊,今天正好趁工地休息没事,特意到山上放羊,这要是弄丢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王四喜心里顿时慌慌起来,嘴里开始四处吆喝。

    可是荒野寂寂,就算喊破喉咙,哪里还有羊儿的半点踪迹?

    王四喜衣袖一捋,也不顾生硬的高粱叶子刮在手臂上那种钻心的疼了,他钻进高粱深处,开始焦急地寻找起来。

    耳中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王四喜以为是他的羊儿,便快速地朝声响的地方趟去。

    咦,这是啥情况?

    王四喜看见一个男人,急匆匆地从高粱地里钻走了。而他身下的女人,此时正慢腾腾地从高粱地里爬起来,裤子都没来得及拉好,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嫩白。

    王四喜揉了揉眼睛,从那个跑掉的男人背影看来,他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就是柳香的男人刘大炮。

    刘大炮今天不是要去城里么?怎么出现在青云山上这片高粱地里?

    王四喜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瞧着面前女人那光光的臀部,他的脑门嗡地一声响了起来,竟然忘记了要去找他的羊。

    偏偏就在这时候,王四喜的脖子上痒痒的被什么东西舔了一下,跟着,耳畔响起了一声羊儿的咩咩叫声。

    羊儿这个时候突然从高粱地里钻了出来。

    “王四喜,你,你在这里干什么?”女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