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订阅率不足的小可爱, 请48h后来看, 看不到清缓存!清缓存!  “宝琴你是没看见, 那天我把这几条围巾收起来的时候, 这小子的脸色那叫一个闷,他以为我不让他送你呢,犯起愣来,一个人把院子里那堆木头都给劈了,你看, 就是那些, 办了场喜宴都还没烧完。等下次咱们家没柴烧了, 我就再干点什么让他不高兴,说不准他能把一年的柴都劈好。”张丽云奚落自己

    儿子。

    李小娥在一旁插嘴:“难怪那天我看妈对着院子那块地琢磨, 原来是怕二弟把地劈裂咯!”

    姜芮捂着嘴直笑。

    赵南木着脸, 任她们三人取乐。

    那天结婚,姜芮坐在赵南的自行车后,从杜家到了赵家,今天回门,又坐自行车回去。

    她还穿那身红色碎花棉袄,脖子上系着一条时髦的羊毛围巾, 头发扎成低马尾, 额前梳着刘海,脸色红润, 笑意盈盈。任谁见了, 都说杜家这个女儿嫁得对, 去赵家是享福去了。

    还没进杜家院门,就听到小山楂的哭声。

    “爸、妈,我回来了。”姜芮和赵南并肩走进院子。

    王桐花急匆匆从屋里迎出来,“宝琴和阿南来啦,快进屋。”

    赵南也叫了声妈。

    “哎、哎。”王桐花搓着围裙应下。

    “小山楂怎么在哭?”姜芮接过赵南手上的篮子,放在饭桌上,左右看了看,又问:“爸呢?”

    “娃昨天着凉了,身上难受,一直哭闹。你爸知道你今天要回来,一大早就坐在屋里等着呢,刚刚来了几个人,说宗祠里有事,把你爸和你哥都叫去了,我交代他们饭点前一定得回来。”

    姜芮点了点头,转头对赵南说:“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看看小山楂。”

    王桐花忙说:“小华正哄孩子睡觉,你陪阿南坐坐,我灶房里炖着点心,端来给你们吃。”

    “妈,不用了。”姜芮拉住她,“又不是客人,吃什么点心。”

    “你这孩子,这是你们结婚后第一次上门,怎么不是客人?这都是规矩。”王桐花拨开她的手。

    姜芮只得说:“那晚一点再吃吧,我们刚在家里吃了早饭,现在也吃不下。”

    “好好,那……”王桐花搓着手,又说:“渴不渴?我去倒两杯茶。”说完,不等姜芮和赵南拒绝,转身就去了灶房。

    姜芮无奈地与赵南对视一眼,忽然见到他鼻梁上有一根掉落的睫毛,凑上前吹了口气,没有吹掉,便又吹了口气。

    “别闹。”两人凑得近,凉凉的气往自己脸上喷,赵南以为她又起了玩心,略不自在地将人按回去。

    “你才闹呢。”姜芮鼓起脸,伸手拈起那根睫毛,让他看个清楚,而后转过头去不理他。

    赵南便晓得自己错怪了她,瞧她好像生气了,却不知该说什么话去哄,现在还在杜家,丈母娘随时都会出现,他更没好意思说服软的话,只得目视前方,瞧着一本正经的模样,垂在身侧的手却悄悄去勾姜芮的手指。

    姜芮甩开,他又去勾,再甩开,再锲而不舍地去勾,直将人勾得没了脾气,回过头来软绵绵瞪他一眼,“厚脸皮。”

    王桐花端了两杯茶进屋,姜芮和赵南起身去接。

    “妈别忙活了,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吧。你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