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订阅率不足的小可爱, 请48h后来看,看不到清缓存!清缓存!  杜家屋后有一小块自留地, 原本种着南瓜, 如今季节将过,南瓜藤开始发黄发枯。

    姜芮从层层叠叠的叶子下,找出最后一个南瓜收进竹篮, 里头一共已经装了三四个,个头都不大, 只有两个巴掌多一点儿,瓜皮微黄,有点老了。

    她提着竹篮进屋,王桐花接过看了眼, 挑出里边儿品相最好的一个。刚要说让她给赵家送去, 想了想,又将这话咽下。

    照片拿给张丽云已有不短的时间, 赵家一直没有个准话,虽然说赵南离得远, 信件一来一回,得不少时间,可王桐花还是等的有点心焦。

    因为这事还没有眉目, 两家都默契的不曾声张。特别是杜家, 只有姜芮和王桐花夫妇知晓, 王桐花就是想找个人说道说道也不能。

    她看着大女儿平静的神色, 心里直摇头, 她是真的有点儿忧心。

    按理说,赵家和杜家私下既然有了这样的打算,那两家就该来往得比从前频繁些,她也想让女儿多在张丽云面前走动走动,留个好印象,以后如果真的成了一家人,在婆家才能少受点为难,可是又怕这样太过于上赶着,反倒叫人看轻。说来说去,还是自家家境太差,底气不足,才有这么许多顾虑。

    姜芮将南瓜在屋外墙根下排成一排,抬头对她说:“妈,南瓜已经不长了,我想明天把那块地整一整,您说之后要种什么好?”

    “那地你别管,等你爸和你哥下工,让他们两个男人去干。丫头,你以后尽量不要大中午干活,咱们家就你最白,别给晒黑了。”

    姜芮笑了一笑,又说:“明天宝珍回来,要不要去换几个鸡蛋,给她带上?”

    王桐花眉心拧了一会儿,又往屋内看了看,叹气道:“再说吧,你嫂子快生了。”

    生完孩子得坐月子,若是条件好的人家,三五天就杀一只鸡,用鸡汤给产妇补身体。杜家没有那样的条件,王桐花又不是苛刻的人,做不出要儿媳干熬的事,只能想方设法囤一些蛋,再托人买些红糖,也算聊胜于无。

    在这样紧急的事情面前,她只能先把女儿杜宝珍往后挪一挪,等张小华坐完月子,再考虑她了。

    家里四只成年的兔子,食量不小,姜芮每隔一两天就要上一次山挖兔子草。这天挖完草准备下山,迎面走来两个人,是赵大丘和他大儿子赵东。

    赵家人会养蜂,几个蜂箱就在山上一颗大树下,每日干完农场里的活,或者是农闲时,赵大丘就会带着儿子上山看看蜂巢的情况。

    这是姜芮第一次在山上遇见他们,山路狭窄,她避让到一旁,小声喊了句赵叔。

    赵大丘忙应下,等走远了,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问赵东:“刚才那是?”

    “是杜家大女儿,”赵东看了看周围,接着说:“妈不是说给阿南相看了个姑娘吗?就是她。”

    等赵大丘回到家,就对张丽云说:“杜家那姑娘不错。”

    张丽云给他打了洗脸水,奇怪地问:“没头没尾的,哪来这么一句?”

    “早上我跟阿东上山,遇见那姑娘了,她还跟我打了声招呼,我都没认出来。”赵大丘擦了把脸,将毛巾丢回脸盆里,又撩起手水来洗手,“大早上,山上一个人没有,她就已经干完活要下山了,比咱们家几个都勤快。”

    张丽云说:“我老早打听过了,那姑娘在家,家务活都是她一个人包圆了的,而且人看着腼腆,没什么话,可路上遇见了,叫人又叫得勤,性子说不出的好。”

    正是因为觉得杜宝琴好,张丽云才下了决心,非要赵南回来跟人见见,不然要是晚了,只怕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想到这个,她皱起眉头不满道:“阿南的回信也该来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消息?难道那臭小子真的不同意?”

    话音刚落,赵茜茜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来,“妈,二哥来信了!刚才在路上遇见邮递员,我顺手带回来。”

    当天晚上,借着暮色,张丽云又去了一趟杜家。

    杜有福和儿子杜宝强刚把屋后那一小块地翻了,一家人才吃完饭,桌面都没收拾。

    见到人来,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