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上次听席季打电话时提起过,说席夫人派了一个杀手。

    看来应该就是这个人了。

    这一刻,唐之墨小朋友不成熟的心灵承受着他有些无法承受的煎熬。

    他知道,他一个小孩子,在一个职业杀手的面前是很难掩饰到毫无破绽的。

    妈妈说过,一个人若是想要假装平静的掩饰自己的情绪,那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若遇到危险时,不要勉强自己强装平静的掩饰,有时候爆发出来,反而是一种更好的掩饰。

    “都说了不要让你跟着我,不要让你跟着我,你偏偏要跟着我,你天天像只小尾巴一样的跟着我,我要照顾你这个,要照顾你那个,你知不知道有多麻烦,你现在还嫌弃我照顾的不够好,嫌我弄疼了你,那你自己走吧,别让我照顾你了。”唐之墨突然对着唐子希吼了起来,这么一吼,心中的害怕明显的少了一些,便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此刻他让自己完全爆发出来,所有的情绪也都不需要去掩饰,去克制了,而且他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发脾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可怜了唐子希小朋友,直接她亲爱的哥哥给吼懵了,鼻子抽了抽,眼泪便如豆子般掉了下来,只是这一次没有哭出声音来。

    那男人的脚步又恢复了正常,医生说,做DNA鉴定头发必须是拨下来的,因为检测的是发根的毛囊部分,但是头发这种东西,一抓就可能是一把,一把都拨下来,很容易被人发现。

    所以,他觉的拿刀片取点血更快,更简单。

    不过,此刻两个孩子在吵架,此刻这边也没有什么大人,阿瑞走了过去,假装劝着唐子希:“小妹妹别哭了。”

    “做哥哥的怎么能凶妹妹。”说话的同时,阿瑞的手伸到了唐之墨的头上,分了几根头发出来,然后微微用力拔了下来。

    虽然只是几根,但是还是会疼的,唐之墨自然感觉到了疼,他想起席季的话,千万不可以反抗,反抗会有危险,但是这人拨他的头发,他明显感觉到疼,若是没有丝毫的反应,肯定也会引起他的怀疑。

    唐之墨眼珠一转,然后故意说道:“叔叔,就算我做错了,你也不用打我,好疼。”

    唐之墨还用手摸着刚刚被他拨了头发的地方,揉了揉。

    “你干嘛打我哥哥,我哥哥凶我关你什么事,关你什么事,你走,你走开。”唐子希小朋友听说哥哥被人打了,那眼泪一下就止住了,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委屈了,顿时像只小刺猬一样向着那男人吼了过去。

    谁也不能欺负她家哥哥。

    “你打我哥哥,你是坏人,你走开,走开。”唐子希小朋友一时间全身的刺都竖了起来,还走过去,用力的踢了那个男人一脚:“你这个坏人,我要喊警察叔叔来把你抓起来。”

    唐之墨看到自己妹妹竟然踢了那个男人一脚,而且还要说要喊警察过来,一时间吓的心脏都要停住了。

    那人可是个职业杀手,杀人不眨眼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