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除夕夜之后,姜芮和赵南就没见过面,赵家要准备彩礼,杜家也得准备嫁妆。

    这年头,只有条件好的人家,成亲时才敢许诺三大件。男方这样体面,女方自然也不能太差,杜家四处托人,终于从邻县买到两床新棉被,又给姜芮做了一身红衣裳。

    转眼就是正月十二,一大早,杜家院子热闹起来。

    王桐花请来杜家婶娘给姜芮开脸,又将她惯常梳的两条麻花辫解开,在后脑勺上晚成一个发髻,用红绳系紧。脸开了,发型变了,就表明做姑娘的时代已经结束,今天过后,她就是别人家媳妇。

    梳妆完,换上嫁衣,姜芮坐在床边,张小华和杜宝珍在屋里陪她,杜家其他人和几位亲戚则在外头忙碌,准备应对赵家迎亲。

    杜宝珍紧靠姜芮,勾着她的手小声说:“姐,我舍不得你。”

    “两家离得这么近,你什么时候想我,直接来找我就是了。”姜芮轻声说。

    “那不一样嘛,从小到大我们两个人睡在这间屋子里,就没分开过,以后只剩我孤零零一个了。”杜宝珍撒娇。

    姜芮便说:“过了十五你就该去学校了,那么多同学,总不会让你孤单,最后这半年很关键,千万不要分心。周末休息的时候,如果有空,给妈搭把手,别让她太劳累。嫂子要照顾小山楂,又要喂兔子,有时忙不过来,你也帮忙照看一下。”

    “知道了——”杜宝珍拖长音调。

    姜芮笑了笑,又对张小华说:“以后家里要劳烦嫂子多费心了。”

    张小华忙说:“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她一面说,一面去看姜芮神色。

    记得前年她嫁来杜家的时候,在家里与父母兄妹话别,说不上两句就哭红了眼。即便平时有再多矛盾,再多怨言,到了要分开的那一天,心中依然还是不舍,除此外,也有着对未来丈夫、对婆家的期待与不安,可以说是喜乐哀愁,百味参杂。

    可看她这位小姑子,神色却依旧宁静平和,既没有不舍,也没有明显的喜悦,仿佛今天要出嫁的人不是她一般,让人猜不透心思。

    从与赵家说亲开始,张小华就觉得这位小姑子不简单,如今每过一日,这种感觉越发笃定。而且她还有一股预感,杜宝琴在家时,把杜家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等她走后,习惯了她照顾的杜家人,猛的一下能缓过来吗?若一时不能适应,必定要有矛盾。一想到之后可能迎来的争吵,张小华便有些烦躁。

    她们几人说着话,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原来是赵家迎亲的人来了。

    打头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人推着一辆永久自行车,又显眼又神气。赵南依然一身军装,军装外套了件呢子大衣,看起来精神挺拔,气宇轩昂。他抿着唇,一脸严肃走到杜有福和王桐花面前。

    受他气势所迫,王桐花竟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

    其余围观的人,原本见迎亲队伍来了,都在起哄,此时也闭了嘴,有些无措茫然地互相看看:这是怎么了?气势汹汹的,难道赵家不是来迎亲,而是来抢亲的?!

    赵北在他哥身后急得跺脚,眼看他半天不说话,好好的喜庆场面莫名紧张,只得挤上来笑嘻嘻道:“叔叔婶婶,我哥来接嫂子啦。”一边说,一边暗地里捅赵南。

    赵南这才跟着说:“爸、妈,我来接宝琴。”

    “哦哦……好……”王桐花和杜有福下意识点头应声。

    赵北打了个手势,示意喜乐队奏乐。

    场面这才又热闹起来,旁观的人再次起哄打趣,只是刚才那一幕,到底留在众人心中。有些人忍不住想,赵家二小子不愧是当兵的,一身气势就与旁人不同。

    赵南被引到杜宝琴屋里,其他人跟去看热闹。

    姜芮今日上了妆,精致的五官瞄了眉,点了红,白皙如玉的脸颊涂着浅浅淡淡的胭脂,娇嫩得像是枝头上的桃花。

    她穿着一身红衣,端端正正坐在床边,只在众人涌进来时抬头看了一眼,之后便垂下眼帘,双颊一点一点烧起红霞。

    起哄的人一时噤声,怔怔看着她,许久没能回神。

    赵南一步一步走近,房间里虽有很多人,却没有别的声音,显得他的脚步分外明显。他走到姜芮面前,站了一会儿,蹲下来与她平视,缓缓伸出一只手,“我来接你。”

    姜芮看着他,将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