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丽云性子爽利,做事雷厉风行,当天晚上就和赵大丘两人去了趟杜家,与杜有福夫妇关在屋里谈了很有一会儿。

    小辈们没被允许在场,姜芮在自己屋里缝一件旧衣,今天上山捡柴,衣服被荆棘勾破了一条缝。

    杜宝珍伏在书桌前,遮遮掩掩的不知干什么,过一会儿就要回头看看她的动静,似乎生怕被她看见。

    姜芮知道她跟韩文柯一直保持着联系,眼下这样,多半是在给对方写信。

    过了许久,外边传来一阵响动,张丽云和赵大丘告辞了,王桐花将人送到门外,回屋后就把姜芮喊去。

    “丫头,你赵叔他们刚才来,说赵南挺喜欢你的,赵家人对你也很满意。他家的条件你知道,大队里找不出第二户,配咱们家,是咱们高攀了,所以我和你爸想了想,没什么可挑剔的,这桩亲事就算定下,你觉得怎么样?”

    姜芮低着头,轻声说:“我没什么意见。”

    “那就好、那就好。”王桐花面带喜色,又说:“还有一件事,原本我和你爸觉得,日子不用订得太着急,三五个月、半年后都成,可是阿南的情况跟别人不一样,他这次回来探亲,下次再回来,就得等一年了。所以赵家的意思是越快越好,最好能够在阿南这次回部队前,就把婚事办妥。紧是紧了点,不过你张婶也说了,该准备的东西,他们家都会准备全,家具床铺三大件,别人结婚有的,你也都有。虽然妈觉得有点急了,可想想阿南的年纪不小,多拖一年就是空等一年,你说呢?”

    时间确实有点赶,那天见面时,赵南说过,他这次探亲假是一个月。也就是说,如果两人决定现在结婚,那必须在一个月内把全部事情办完。要知道,一般人结婚,从相看人家到定下日子,再到真正办喜事,多少也得要半年。

    但姜芮无意往后拖延,时间越长,变数越大。

    虽是如此,她却不能马上同意,否则在人看来就太迫切了些。

    她抬头看向王桐花,眉间为难地皱着:“妈,我想一个晚上行么?”

    “当然行,”王桐花连忙说:“这是大事,是得好好想想,不着急,你要是实在觉得不行,妈再去赵家跟人说,让人往后延。”

    当晚,姜芮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第二天跟王桐花说,她同意了。

    赵家跟杜家的亲事这才算真正提到明面上来,大队上的人也前后得了消息。

    现在姜芮走在路上被人遇见,人家都要调侃她几句,她一概只微微垂着头,嘴角抿着腼腆羞涩的笑。

    看她乖巧害羞,旁的人也不好太过,说说笑笑就罢了,心里却都在感慨,杜有福那样的老竹,竟能生得出这么一颗嫩笋。

    又有人说,光看家境,杜家与赵家是不相配的,可杜家的这个女儿与赵家儿子却配得很。

    本地有个习俗,两家口头说下婚事后,双方的亲戚要结伴去对方家中看一看。

    女方这边的人,主要看男方家的房子、看家底,看小伙子有没有能力。而男方到女方家中看,则是看家里整不整洁,姑娘勤不勤快,爱不爱干净。

    等两边都看完了,才把两个年轻人的八字拿去算日子,之后男方就要准备三大件,到女方家下聘。

    过年前几天,杜家这边,姜芮和王桐花,以及几位阿姨婶婶一起去了赵家。

    杜家大婶天生是个大嗓门,在院子外就嚷嚷开:“丽云妹子,我们上你家讨茶水喝来了!”

    赵家人几乎是立刻就迎了出来。

    姜芮看见赵南,他站在张丽云身后,穿着一条军装长裤,上面一件白衬衣,套着灰色毛线衫,袖口挽起,露出一截健壮结实的小臂。

    赵家请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