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都见过对方照片,但照片与面对面相见的感觉毕竟不同。

    姜芮今天穿一件红色印花的短棉衣,腰间轻轻一收,下边配藏蓝色长裤,显得她气色又好,人又轻盈。鹅蛋型脸庞上,两道弯弯细细的眉毛,像是云雾缭绕的远山,一双眼睛如冬日雾气氤氲的湖水,小巧的嘴唇染上朱红,猛一看还以为是山间的红莓子。

    赵南则是一身军装常服,精悍挺拔。

    两人遥遥对视了一眼,姜芮率先转开头,盯着自己脚面。

    张小华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一面走,一面大咧咧地看,还要在她耳旁说。

    “好高的个头,比你哥高多了,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他挺胸板腰的,从头到脚都是精神气。”

    等走近些,看得更清楚了,她又说:“长得也不错,前些年,咱们队上那些姑娘都说那个韩文柯长得好,一股书卷气,我倒觉得瞧着太文弱了,还是像这样阳刚硬朗的,才有男人味。你们小姑娘不懂,成了亲就知道好坏啦。”

    听她意有所指,姜芮微窘,“嫂子,别说了。”

    “怎么了,还害羞呢。”张小华咯咯笑起来。

    越走越近,此时路边等车的只有赵南一人,张小华便拉姜芮的手走了过去,“是赵南吧?这是我们家宝琴,我是宝琴的嫂子。”

    “你好。”赵南对张小华点了点头,看向姜芮,又一板一眼地说:“你好,我是赵南。”

    姜芮飞快撇他一眼,小声地说:“我是杜宝琴。”

    话音才落,张小华就噗嗤一声,捂着嘴笑起来。

    姜芮奇怪地看她。

    张小华摆摆手,尤带笑意,“不用管我,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个太乖了,跟小孩子一样,你好,我是谁谁谁,好像第一天见面的两个小娃娃,正要认识新朋友呢。”

    “嫂子……”姜芮拉了拉张小华衣袖,悄悄去看赵南,却发现他也正看自己,立刻别开眼,脸上微热。

    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她要修复赵南的灵魂,就必须接近他,用周身的灵气替他蕴养,或者像之前照片那样,将灵气导出体外,寄存于物体上,只是这法子不能长久。

    最好的方法,就是成为他亲近的人,时时接触,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原本她是想成为他的战友,但找不到合适的身体,后来才找上杜宝琴。

    现在看来,这个做法还算有效,赵南对她,应该有些好感。

    张小华看见两人的小动作,只是笑,笑得姜芮窘迫了,才说:“不用这么拘束,阿南……我可以这样叫你吧?”见赵南点头,接着说:“我听说你昨天才到家,是怎么回来的?路上花了多长时间呢?”

    “坐火车,路上四十个小时。”

    张小华惊道:“呦,那可不近,一路很辛苦吧?”

    “不会。”赵南说。

    “一看你这身板,就是吃得住苦的,”张小华笑着说:“跟我们家宝琴一样,你别看她白白净净、文文弱弱,实际上一点都不娇气,我们家家务活都是她做的,几只兔子也全是她照料,又能干又勤快,我虽然是她嫂子,还不如她一半呢。她就是话少,不会说漂亮话哄人开心,人是最实在乖巧的。”

    瞧她说了一串,姜芮制止也不是,由着她夸又觉得脸红,只得小声说:“哪有嫂子说得那样……”

    “你这傻姑娘,”张小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眼睛却看着赵南,显然话是说给他听,“嫂子说的都是实话,让阿南听听又怎么了?阿南你说是不是?”

    赵南认真点了点头,没有半点敷衍,“是。”

    他们两个本来就都不是多话的人,今天初次见面,多少有些拘谨,话就更少了。好在张小华能说会道,一开口就笑盈盈,没让场面冷下来。

    渐渐又来了几个人,三人便不再说话,隔了数步远等在路边。

    没多久车来了,赵南买了三张票,将两张给张小华。

    “叫你破费了。”张小华笑着客气一声,并不多做推脱。

    等她们两人上车了,赵南才上去。在家中时,张丽云来来回回交代过他许多次,出门和姑娘家见面,要是想让对方留下好印象,得主动,得周到,最好嘴甜些,不能总等人姑娘找话头,实在憋不出话,那就手脚勤快点,出手大方点,总要让对方看出些好才行。

    他之前只是听听就算,左耳进右耳出,现在见到真人,才发觉之前对着照片产生的那一点亲近,并不是错觉,甚至真人比照片更让人想要接近。于是他开始费劲回想他-妈说过的话。

    汽车到了县城,时间不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