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瑞娜小姐,你跟我姐很熟?”

    唐夜考虑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询问道,因为对于瑞娜,他还是很好奇的,因为唐佩这个人,确实不太好相处。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唐佩根本不会对任何人有好脸色,一般人根本没法接受。

    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个女人妖艳的面孔,唐夜的心里瞬间无奈,对于唐佩的口味真心不敢恭维。

    他决定了改天一定要好好的跟唐佩说说,不能什么样的人都喜欢啊。

    就算她要喜欢,也应该喜欢一个男人不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就是那种特别魅惑的。

    “当然了,我跟佩姐可是很多年的老朋友,那会你还是个小屁孩呢!”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还不忘嘲笑唐夜是小屁孩。

    她就是故意想让唐夜以为,自己是跟唐佩年龄差不多,从而影响唐夜的判断。

    这一切都让唐夜感觉到非常困惑,因为唐佩的好朋友自己居然不认识,而且认识自己。

    不过既然裴诗语那样说了,而且唐佩自己也承认了,唐夜这会最重要的就是把裴诗语送到唐佩的别墅。

    反正只要完成自己应该有的任务,这就好了,别的根本没有什么。

    俩个人一路沉默,裴诗语看着外面不断路过的风景,一切好像都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裴诗语并没有多想,对于唐佩跟唐夜她心里就是一万个相信,所以这一切都是没有必要担心的。

    如果唐夜敢对自己做什么,裴诗语恐怕一定会让他后悔。

    关键唐夜不是这种人,他最怕的人估计就是唐佩了,如果让他对唐佩的意见保持反对。恐怕唐夜心里也会害怕的。

    俩个人很快就到了唐佩的别墅区,下车后裴诗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唐佩会把以前的房子卖掉。

    因为这个更加大,更加的豪华,估计换了任何人都会选择这个。

    “怎么样,是不是很气派,这是别送给我姐的,盛情难却她就只能住进来了!”

    唐夜看到裴诗语脸上的惊讶,还是忍不住对她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这个女人似乎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靠近,而且跟她在一起很舒服。

    就像以前跟裴诗语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不过唐夜以为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太怀念裴诗语了。

    但是他却不会把这一切往裴诗语身边想,因为在唐夜的心里,裴诗语已经死了,她就是个死人。

    哪儿有活人,会把一个死人经常拿出来挂在嘴边呢。

    更何况如今唐夜还有心上人,所以对于裴诗语更多的就是一种隐藏在内心的小感觉。

    “对啊,看着很气派,佩姐一个人住这儿?”

    裴诗语有些奇怪的问道,不过很快他也就明白了,其实唐佩住这里一点儿都不奇怪。

    这里很大很安静,绝对的适合唐佩,她最喜欢安静了。

    每次在处理完了那些事以后,她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更何况如今他们很多已经洗白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