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六月的天,夜里就算睡在凉席上,还是热得跟蒸锅里的鱼一般。

    杜家院子里静悄悄的,众人都已经睡了。

    张小华挺着肚子,比别人怕热,翻来覆去睡不着,偏偏旁边杜宝强还直打鼾,恼得她一脚踹了过去。

    “唔……怎么了?”杜宝强睡得迷谜糊糊,以为她要喝水,眼睛都没睁开,就要下床。

    张小华扯了他一把,“干嘛呢,我睡不着,陪我说说话。”

    “说什么?”杜宝强倒了回去,话音没落,鼾声又响了起来。

    气得张小华要掐他,只是看他实在困极,到底没舍得下手,自己把一把蒲扇打得啪哒啪哒响。

    不知过了多久,半掩的窗户吹进一点凉风,她赶紧趁着这一丝清凉酝酿睡意。正昏昏欲睡,杜宝强忽然一个激灵坐起来,摇醒了她,“媳妇儿,你刚才是不是喊我?”

    好不容易才来的瞌睡一下就跑了,张小华简直要给他气哭,坐起来就是一阵捶。

    杜宝强不敢还手,等她打累了,下床倒了杯茶,殷勤奉上。

    张小华气哼哼喝完茶,见他还一脸摸不着头脑,更是郁闷,“瞧你那傻样儿,幸好是个带把的,要是个女孩,以咱爸妈的偏心劲,早把你卖了供他们宝贝女儿读书去了!”

    “咱们爸妈没有吧……”杜宝强挠着头皮。

    “没什么?没偏心?”张小华斜眼看他,哼笑道:“要是没偏心,怎么两个女儿,一个天天苦哈哈在家干活,一个说要读书就读书,说要考大学就考大学?”

    杜宝强看了眼屋外,小声道:“那不是宝琴说自己成绩不好,主动不读么。”

    张小华冷笑不语。杜宝琴成绩不好?这话恐怕只有杜家人自己信。她有个表妹,当年跟杜宝琴是一个班级念书的,回回在她面前夸,说她们班第一名的那个女孩,又斯文又漂亮,成绩又好。后来杜宝琴初中读完,没读高中,她的那些同学哪个不惊讶?

    张小华也是嫁来杜家才知道,杜宝琴那时候之所以不读,是因为杜宝珍到了上初中的年纪,家里一下子拿不出两份学费来,她才主动说自己没有妹妹聪明,成绩不好,不读了。

    要不怎么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去年杜宝珍要读高中,一年得几十块钱的学费,本来凑不出,被她又哭又闹,硬是给挤出来了。

    “就算不说读书的事儿,只说现在每天的那两个鸡蛋。家里那几只兔子,割草、喂食、剪毛、清理兔笼,哪一样不是宝琴做的?结果兔毛换回来的鸡蛋,反倒没她的份。你和爹干活就不说了,我是肚子里有个孩子,不然我也没脸吃的。可宝珍呢?说她读书要补补脑,你看放假的这些日子,她哪一天捧着书看了?你们杜家人个个心瞎眼瞎,我可没瞎。”

    她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别以为没人不知道,杜宝珍天天一个人跑到水库去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个野男人!那男人考上大学回城去了,她才要死要活也要读高中、考大学。

    杜宝强挠挠脸颊没说话,张小华又仍下一个□□,“今天妈让宝琴去赵家了,我看,多半是宝珍不想嫁人,所以想把宝琴推出去。”

    “不至于吧……”杜宝强立刻抬起头来。

    “不至于什么?”张小华冷笑不已,“难道你之前真就一点都没感觉?其实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蒙着一层窗户纸遮羞,不去捅破而已。这是你们杜家的事,我一个姓张的人管不着,我只管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我告诉你杜宝强,我肚里要是个女儿,你们杜家人如果也敢这么偏心眼,可别怪我跟你没完!”

    说完,她就背对着侧躺下,再不说话。

    那天去过赵家之后,姜芮仍和平常一样,挖挖兔子草,剪剪兔毛,做做家务。这天她上后山捡柴,见到一颗无主的茶树,就摘了一捧茶叶,用衣服兜着装回来。

    刚进家门,王桐花就把她拉进房里,“丫头,妈跟你说个事。”

    她身上都是汗,刘海粘在额头上不大舒服,随手用袖子擦了擦,“什么事,妈?”

    “前几天你不是去了趟赵家么?刚才你张婶来了,跟妈说很喜欢你,想让你给她做二儿媳妇呢,你觉得怎么样?”

    姜芮早已有所预料,面上作出惊讶的神色,“不是说宝珍……”

    王桐花打断她,“你也看到了,宝珍不愿意。再说,你张婶儿明白跟我说,她更喜欢你呢。丫头,这是好事啊,你看你也到年纪了,这一二年经常有人问起,我只跟他们说是舍不得你,想让你多留两年。实际上,妈是怕你没嫁到好人家,跟我一样受罪。你看妈这一辈子,因为穷,因为你爸没本事,吃过多少苦?叫多少人看不起?我什么都不想了,就指望你们兄妹三个,只要你们都好好的,都过上好日子,吃再多苦妈也不怕。”

    她说着,想到伤心事,抹起泪来。

    “妈,您别这样,都过去了。”姜芮轻声劝她。

    “是啊,都过去了。”王桐花擦干眼角,“你看,现在赵家都想娶你做儿媳妇,丫头,你的好日子来了!”

    姜芮为难地说:“我跟赵南都没见过面……”

    “没事没事,”王桐花赶紧到抽屉里拿了张照片出来,“你张婶儿刚才也说了,阿南正事忙,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所以拿了个照片给你看看。这是他之前留在家里的,你瞧,多精神啊!”

    照片被塞到姜芮手里,里头人三十不到的年纪,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头发理得短短的,满脸肃穆的看向镜头。与前几天姜芮见到的那张十五六岁时的相比,眼前这人更多了一分阳刚与沉稳,少年时那种锋芒毕露则都被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