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我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

    姜芮刚踏入院子,就听到屋内传来带着哭腔的叫喊。

    她将肩上的背篓取下,里头半篓蒲公英和车前草,她一早上山挖来的,还带着露珠。把野草倒在院子空地上,用手扒几下,一一摊开来,等太阳将草叶上带着的露水晒干,再拿来喂兔子。

    屋里头的争执仍在继续,姜芮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从裤脚处摘下两个苍耳,随手丢在墙根下,又自院子水缸中打了一瓢水,洗干净手后进了灶房。

    灶膛里的火将熄未熄,还剩一些烧得发红的木炭。她掀开锅盖,见锅里的米已颗颗煮开,金黄的南瓜熬得软烂,和米粥融为一体,才走到灶下,熟练拨弄着草木灰,将木炭盖灭。

    隔着薄薄的墙皮,能听到隔壁堂屋里依旧在哭,只是声音比刚才低了许多,不知是哭累了,还是一方做了退让。

    估摸着时机,又等了一会儿,她才提声道:“妈,早饭熟了,现在开饭吗?”

    “先把你爸和阿强的送到田头吧,他们今天在溪边那块地挖水渠。”王桐花在隔壁回话,声音越来越近,尾声还没落下,她已经走到了厨房门口,神色几分烦闷。

    “哎,好。”姜芮从碗橱里拿出几个碗,往其中两个大碗里打了满满三大勺南瓜粥。

    锅内的粥一下子少了一半,露出底下两个鸡蛋。她捞起蛋放进水瓢,里头装着冷水,等鸡蛋稍凉,拿起一个切成两半,放在大碗粥上。

    见她动作利索,不慌不忙,王桐花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无奈叹了口气,“宝珍怎么就不懂事……”

    “她还小呢。”姜芮抬头对她笑了笑,将早饭装进竹篮里。

    “都十七了,哪里还小?全是你爸惯的,她说要读书,就让读了这么多年,心都读野了!刚才还跟我嚷嚷要考大学,要到城里上进,大学是那么好考的?城里又是那么好去的?真那么容易,怎么咱们大队一只飞出鸡窝的凤凰都没有?人啊,还是要脚踏实地。”王桐花絮絮叨叨。

    姜芮只安静听着,把另外四个小碗在灶台上一字排开,碗里盛上粥,放着晾凉,剩余那个鸡蛋也切开,放在其中两份粥上。

    王桐花也不需要回应,“赵家那样的她还不满意,一心就想往外跑,我看那丫头真是读书读糊涂了,城里有什么好?值得她父母家人都不要了!”

    眼看她怒气又要起来,姜芮边切咸菜,边轻声说道:“学校里老师都说宝珍成绩优秀,将来准能给妈争光。”

    一句话就把王桐花的火气浇灭大半。

    要说她这辈子,在家做姑娘时不受疼爱,嫁了个丈夫也没大本事,分明她的容貌在一群老姐妹中最出色,可却最郁郁不得意,唯一能让她挺起腰杆的,就是生的一儿两女出色又孝顺。

    长子且不说,只论两个闺女,整个西山生产大队的社员都知道,杜家两个女儿,大的手脚勤快,性子软和,家务农活一把好手;小的外向活泼,还在公社上念书,成绩能把一干小子压得抬不起头来。更值得一提的是,姐妹两个还都长得好,就像一棵枝头上开出的两朵花,队上那些小年轻嘴里不说,哪个心里不念着杜家姐妹?

    想起小女儿拿回来的成绩单,王桐花心中动摇,她虽嘴上赌气说城里没什么好,可到底好不好,各人心知肚明。

    赵家自然是不可错过的好人家,多少姑娘眼睛往赵家几个儿子身上飘,那天赵家人上门,王桐花美得眉头都飞扬了。

    但大城市的诱惑同样不小,若她的小女儿能成为西山大队头一个大学生,那是何等的风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