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王四喜惊叫一声,原来柳香拉他进她的房间,是想帮他介绍媳妇儿。那可是大美事哈。

    “四喜,我已经同姑娘说好了,等一下就同我一起去她家看看。”柳香妩媚一笑,心里却暗自得意。

    王四喜眼睛不停地眨着,对柳香拼命地点头。

    “你知道昨天黑娃是去干什么去了?他昨天没在工地上干活,其实就是去相亲去了。结果女方一看到黑娃,居然同意了。黑娃比你还小,都有女人看中,你长得比黑娃亮堂,早就应该娶媳妇了。再说,你不比黑娃,你无父无母的孤身一人,可以直接去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这样的事最适合你了。”柳香说。

    做上门女婿?王四喜听说过,好像从今后生的儿子随娘家的姓。这事王四喜可不愿意,虽说自己从小无父无母,但王四喜也算是个初中毕业的小伙子,如果不是父母去世,估计他早就去城里读书了!再说,王四喜也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想为王家留一个后,将来儿子如果改姓别人,这事就不好说了。

    “姐,别帮我介绍姑娘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别的姑娘,觉得没情趣。要喜欢,就喜欢姐你这种类型的女人。知道不?”王四喜说完,又向柳香扑了过去。

    这次王四喜动作有些快,柳香一个不提防,竟被王四喜直接扑倒在床上。王四喜喘着气,双手在柳香的身上乱摸,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姐,刘大炮又不在,你怕个球。我王四喜身子棒棒的,在那方面,绝对比刘大炮强多了。”

    “四喜,你起来,你快起来。”柳香奋力地挣扎,同时伸出手来,用力地抓紧王四喜的裤头,生怕王四喜一不留神就暴露出个什么东西来。

    很明显,柳香是不想让王四喜更进一步。王四喜咬了咬牙,准备用点力气把柳香的手拉开。

    柳香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挣扎了半天,见王四喜的力气大得出奇,索性不挣扎了,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嘴里气呼呼地说:“四喜,你要是有种,就直接来吧。我保证你明天之后再也看不到姐了。”

    王四喜心里一怔,不明白柳香嘴里所说的什么意思,便含糊地问:“姐,你说什么?什么明天就看不到你了?”

    “姐跳河。”柳香幽幽地说。

    王四喜一听说柳香要跳河,立即没有兴趣了。柳香是个多么好的女人,对这种女人,王四喜绝对不能让她太伤心,否则,他王四喜还是人吗?

    王四喜摸了摸头,实在不好意思地离开柳香的身子。柳香一翻身从床上坐起,默默地流着眼泪,不说话。

    王四喜干坐在凳子上,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要柳香不跳河,王四喜愿意放下心里邪恶的念头。

    好一会儿,柳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也理了理额上的秀发,然后对一边发愣的王四喜说:“四喜,凡事总得思前想后,你这样逼着姐同你干那事,姐心里害怕啊。这万一今后让刘大炮知道了,你说该怎么办?”

    王四喜听到柳香这样一说,原本已经绝望的王四喜,突然之间心中又腾起火焰来。

    “你不说我不说,这事怎么可能让刘大炮知道呢?”王四喜自作聪明地说。

    “俗话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