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王四喜应了一声,一个虎跃,就从柳香家的院子里窜到院门外。

    偏偏刘铁柱从远处正好赶来,看到王四喜从柳香的院门出来,他立即脸带笑容,冲王四喜喊道:“四喜,你小子胆子不小哇,刘大炮的女人也敢去碰?”

    “你扯到哪里去了?什么刘大炮的女人?不过就是替他家挑一担水嘛。大惊小怪干什么?”王四喜对刘铁柱瞪了一眼,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

    “呵呵,装。你就装吧。不过,豆腐西施还真的不错,全身嫩嫩的能挤得出水来。听说她眼界挺高的,平时不喜欢同我们这帮年纪大的闲聊,偏就喜欢你们这帮年纪小的。四喜,好好努力,争取把她搞到手,让刘大炮一边竭着去。”刘铁柱哈哈大笑,当然,他一向就是这个样子,平时说话三句不离本行,王四喜可以全不当作一回事儿。

    见王四喜沉默地不吭声,刘铁柱又重重地在王四喜的背上打了一拳,嘴里嚷道:“别闷着头了,有好事下次也叫我一声呢。如果豆腐西施还要叫你帮她担水,记得叫我一起来啊。”

    王四喜瞪了刘铁柱一眼,仍是不说话,跟着他直接往村长家里走来。

    路上,正好碰到土娃一家哭哭啼啼的在那里大呼小叫,特别是土娃的声音更是刺耳:“媳妇啊,我媳妇啊。你跑了,这叫我怎么办啊?”

    王四喜皱了皱眉,默不作声,从土娃的身边走过,头也不回一下。

    “四喜,当初我就看出来,这土娃的媳妇是花钱买来的,根本靠不住,就土娃那点本事,能守得住?估计连媳妇儿的裤腰带都不晓得解吧。”刘铁柱乐呵呵地笑,对王四喜说。

    王四喜仍是低着头,闷闷地对刘铁柱说:“那咱们还不快点去工地,等下村长肯定得发动村民上山去找土娃媳妇了。”

    刘铁柱点点头,带着王四喜急急忙忙来到村长家的院子。

    原来是村长家要砌一堵院墙,刘铁柱故意叫王四喜来挖地基。只要一碰到有力气的活儿,刘铁柱总是不会忘了王四喜,这里面当然是因为王四喜力气大,一个人干活抵得上两三个男工,所以,平时里刘铁柱与王四喜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

    “这堵院墙,就承包给你和黑娃了,我得去找下村长,说不定村长已经被土娃的娘叫到山里去了呢。不找回土娃媳妇,村长可是晚上都睡不着哩。”刘铁柱安排了一番,留下黑娃和王四喜两个人挖地基,自己则匆匆地跑了。

    刘铁柱是包工头,他的日子最好过,不管是不是去找村长,总之经常就是一句有事就跑了,值到东家叫吃饭的时候才冒出来,没办法,谁叫他本事大,可以到处承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