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订阅率不足的小可爱, 请48h后来看, 看不到清缓存!清缓存!  灶膛里的火将熄未熄,还剩一些烧得发红的木炭。她掀开锅盖,见锅里的米已颗颗煮开, 金黄的南瓜熬得软烂, 和米粥融为一体, 才走到灶下,熟练拨弄着草木灰,将木炭盖灭。

    隔着薄薄的墙皮, 能听到隔壁堂屋里依旧在哭, 只是声音比刚才低了许多, 不知是哭累了, 还是一方做了退让。

    估摸着时机,又等了一会儿,她才提声道:“妈,早饭熟了,现在开饭吗?”

    “先把你爸和阿强的送到田头吧,他们今天在溪边那块地挖水渠。”王桐花在隔壁回话, 声音越来越近,尾声还没落下, 她已经走到了厨房门口, 神色几分烦闷。

    “哎, 好。”姜芮从碗橱里拿出几个碗, 往其中两个大碗里打了满满三大勺南瓜粥。

    锅内的粥一下子少了一半, 露出底下两个鸡蛋。她捞起蛋放进水瓢,里头装着冷水,等鸡蛋稍凉,拿起一个切成两半,放在大碗粥上。

    见她动作利索,不慌不忙,王桐花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无奈叹了口气,“宝珍怎么就不懂事……”

    “她还小呢。”姜芮抬头对她笑了笑,将早饭装进竹篮里。

    “都十七了,哪里还小?全是你爸惯的,她说要读书,就让读了这么多年,心都读野了!刚才还跟我嚷嚷要考大学,要到城里上进,大学是那么好考的?城里又是那么好去的?真那么容易,怎么咱们大队一只飞出鸡窝的凤凰都没有?人啊,还是要脚踏实地。”王桐花絮絮叨叨。

    姜芮只安静听着,把另外四个小碗在灶台上一字排开,碗里盛上粥,放着晾凉,剩余那个鸡蛋也切开,放在其中两份粥上。

    王桐花也不需要回应,“赵家那样的她还不满意,一心就想往外跑,我看那丫头真是读书读糊涂了,城里有什么好?值得她父母家人都不要了!”

    眼看她怒气又要起来,姜芮边切咸菜,边轻声说道:“学校里老师都说宝珍成绩优秀,将来准能给妈争光。”

    一句话就把王桐花的火气浇灭大半。

    要说她这辈子,在家做姑娘时不受疼爱,嫁了个丈夫也没大本事,分明她的容貌在一群老姐妹中最出色,可却最郁郁不得意,唯一能让她挺起腰杆的,就是生的一儿两女出色又孝顺。

    长子且不说,只论两个闺女,整个西山生产大队的社员都知道,杜家两个女儿,大的手脚勤快,性子软和,家务农活一把好手;小的外向活泼,还在公社上念书,成绩能把一干小子压得抬不起头来。更值得一提的是,姐妹两个还都长得好,就像一棵枝头上开出的两朵花,队上那些小年轻嘴里不说,哪个心里不念着杜家姐妹?

    想起小女儿拿回来的成绩单,王桐花心中动摇,她虽嘴上赌气说城里没什么好,可到底好不好,各人心知肚明。

    赵家自然是不可错过的好人家,多少姑娘眼睛往赵家几个儿子身上飘,那天赵家人上门,王桐花美得眉头都飞扬了。

    但大城市的诱惑同样不小,若她的小女儿能成为西山大队头一个大学生,那是何等的风光!

    可以说,这二者对王桐花具有不相上下的吸引力。

    “丫头,你说公社那些老师说的话能信么?囡儿真的能考上大学?”

    将切好的咸菜堆到碟子里,姜芮擦干净菜刀,“老师们教了几十年,对于学生的水平肯定有数,他们说宝珍能考上,八成就能上。”

    王桐花听后,心中的天平偏了。真要她说,她还是希望小女儿留在身边嫁人,但杜宝珍明显不愿意,又哭又闹折腾得厉害,这个女儿性子向来好强,王桐花和丈夫也不敢强着来,就怕她一时想不开。

    可是要她就这么放弃赵家,王桐花又觉得好像有人拿刀子割她的肉一般。

    她又是自得又是苦恼,自得于小女儿的出色,又遗憾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恨不得把小女儿分成两个人。

    正这么想,她忽然注意到一旁低头忙碌的大女儿,心头一动。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