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姜芮洗完,打算把水提出去倒掉,拉了一下房门却没拉开,原来竟被赵南从外头锁了,她好笑地在里头扣了扣门板。

    赵南立刻开门。房间内有一股淡淡的暖香,像是香皂的味道,又不太一样。他走进房内,离姜芮近了些,那味道就更明显了,似乎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清洁过身体后那种干净的味道和暖暖的体香。

    洗去了脸上的脂粉,她整个人如同一株出水清莲,娇美诱人,“水要倒在哪儿?”

    “我来。”赵南不敢多看她,见水桶在地上,提了就往外走。

    他愿意代劳,姜芮也不去争,回身坐到桌前,把头发解下。

    不多时,赵南又提了一桶水回来,给他自己洗漱。

    姜芮收拾完,左右看了看,房里还堆着彩礼嫁妆,有点乱,不过现在晚了,明天再整理,先去铺床。

    她弯腰整理床铺,能感觉到有一股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却只当做没发现,铺好床就开始解衣扣。

    身后一阵异响,有人差点把水桶踢翻了。

    姜芮心里偷笑,转过身,却微微皱着眉对他说:“你动作轻一点,别把水弄的满地都是。”

    赵南抿唇没说话,飞快地洗完,又提着桶大步走出去。

    今天喜宴上的桌椅碗筷,大半是从大队上别的人家那儿借来的,明天早上得去还,张丽云在院子里一一清点完,进到堂屋,却发现此时应该在喜房内的二儿子,竟然还在外头走动。

    她立刻上前扯了赵南一把,压低嗓音:“怎么还不回房?刚才就看你站在门外,现在又在这晃荡来晃荡去的干什么呢?没结婚的时候整天在心里念,结婚了却在这里浪费时间,你是不是傻呀你?”

    赵南正准备把水桶提去灶房呢,就被他-妈一阵说,连反驳的间隙都没有。

    张丽云一把夺过他手上的水桶,三两下把人赶回房里,变脸一样冲着姜芮笑了笑,“宝琴早点休息啊。”又替他们把房门关上。

    站在门外,她心里还犯嘀咕:“这臭小子不会不知道结了婚能做什么吧?总不至于真是个傻蛋……”

    见赵南杵在门边,姜芮没再逗他,脱了外衣窝进被子里,拍拍身边的床铺:“该睡觉了。”

    赵南看着她躺在自己的床上,长发披散,脸庞莹白,露在袖子外的一截手腕纤细白皙,被大红色的背面衬得剔透如玉。他还有点不能相信已经将她娶回来了,眼睛刚落到她身上,就是一阵游移闪躲。

    瞧他似乎准备站到地老天荒,姜芮鼓着脸颊说:“你不睡觉,那我就自己先睡了。”说完就翻过身,把脸埋进被中。

    听了这话,赵南顾不得其他,几步跨到床边,干净利落的脱了外衣躺进去,见她不理自己,顿了一下,伸出手落在那圆润的肩头上。

    姜芮这才回头来看他,嘟囔道:“你在部队里也这么磨蹭么?”

    赵南没回答,那只手却顺着手臂缓缓下移,试探般落在她的腰间。

    姜芮腰很细,侧躺着的时候,曲线猛的往下凹,那手感让赵南微有些惊,又忍不住着迷地轻轻捏了一把。

    “呀……”姜芮没设防,被他捏到痒处,一下子笑出声,赶紧转过身来,防备看着他,话里尤带笑音,软绵绵问:“你干嘛呢?”

    赵南张嘴欲说话,发现喉咙有点痒,咳了一声才说:“冷不冷?”

    “刚躺进来是有点凉,等一下就好了。”

    赵南便又伸出手,把她整个人往自己这边拢,语气十分正直,“躺近些就不冷了。”

    确实够近的,姜芮整个人都快趴到他身了,她索性把头枕在他的胸膛上。

    另一个人就在自己怀中,赵南感觉很奇妙,那是一具与自己完全不同的身体,更小巧,更纤细,也……更柔软,更迷人。

    鼻尖都是她身上淡淡的暖香,低头嘴唇就能碰上她的额头,宽大的手掌不自觉抚上她的后背,赵南觉得自己喉咙更痒了。

    或许,痒的从来都不是喉咙。

    “困了么?”他问姜芮。

    姜芮摇摇头,“还好。”

    “那我们,晚点再睡……”他抬起姜芮的下巴,低头吻上叫他牵挂了许久的红唇。

    “唔……”姜芮伸长脖子,双手撑在他胸口上。她还以为他今晚最多就准备抱着睡,没想到刚抱上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