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杜家亲戚们对赵家很满意,在大队里别的人还住着泥石房的时候,赵家已经盖起了砖瓦房,房子又宽敞又明亮,而且足足有四五个房间,除了赵大丘夫妇之外,其余每个孩子一人一间,谁都不用挤。

    家底足,赵南本人也争气。当初才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别的同龄人仍在游手好闲,他离家几千里去参了军。现在,儿时的同伴一个个在地里刨食,他却有了不低的军衔。听说光他的津贴,养活一家人就不是问题。更重要的是,等结了婚,他还有资格让家属随军。光这一点。就让多少家里同样有人当兵的眼红了?

    从赵家离开后,几名妇人都说王桐花有福气,生了杜宝琴这么好的女儿,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王桐花听得红光满面,在与赵家说亲之前,哪有人这样奉承过她?不管现在她们说出这些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听在耳里,都觉得浑身舒畅。

    回到家中,王桐花发动全家人,把杜家里里外外,连带前院以及兔笼,都好好地打扫了一遍,只等第二天赵家人上门来看。

    次日吃过早饭,她觉得不放心,又开始重新检查家中每个角落。

    姜芮在灶房里,同时烧了两口锅,一口用小火慢慢炒制瓜子,另一口闷着红糖大枣茶,为等一会儿待客用做准备。

    瓜子炒完,并不急着盛起来,在锅里摊开,慢慢放凉。略带了点焦的香味飘满整间灶房,以往这时候,杜宝珍早就在旁边等着要吃了,现在却不见她的踪影。

    姜芮有点疑惑,但也只这么一想,并未深思,解下围裙出了灶房,打算回屋换身见客的衣服。

    刚踏入堂屋,就听到房间里杜宝珍和王桐花的争执声,她听了一耳朵,原来是王桐花觉得杜宝珍的书桌不够干净,要再打扫一遍,杜宝珍却不让她动。

    她不让动的原因,姜芮知道——书桌抽屉里有韩文柯写给她的信。

    眼见她们两人的争执声越来越高,姜芮推门进去,“妈,那桌子上都是宝珍的复习资料,我们看不懂,要是替她收拾,有可能越收越乱,反倒耽误她学习,不如让她自己来。”

    “你当我爱动她的东西!一个姑娘家,房间乱糟糟的,成什么样子?等一下赵家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家没教好女儿!”王桐花胸口起伏,气咻咻道。

    杜宝珍梗着脖子,又着急又心虚,便有些口不择言,“赵家赵家,天天就赵家!他们家不就有点钱么,又不是天皇老子,你干嘛这么上赶着伺候?!”

    “宝珍!”姜芮喝止了她,“怎么跟妈说话呢?”又拦住要开口的王桐花,“妈,我会劝宝珍收拾的,您别担心。瓜子和茶都好了,妈去看看味道行不行吧,要是不够好,趁客人没来,我再调调味。”

    到底还是锅里的事更重要,王桐花瞪杜宝珍一眼,压下怒气去了灶房。

    姜芮关上房门,看了眼杜宝珍,说:“你把明面上的书拢一拢就好,一会儿客人要来,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能太失礼,表面功夫总要做一做。”

    杜宝珍站了一会儿,没再犯犟,乖乖照做。

    姜芮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把头发解开,重新梳了两条麻花辫。一旁忽然伸出来一只手,手心放着一个小小的发夹。

    她抬起头,杜宝珍鼓着嘴站在旁边,见姜芮没把发夹拿去,她才别扭地说:“姐,我刚刚不是说你,也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姜芮点点头,又说:“下次不要这样了,事情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何必非得闹得不可开交。你一时心急,说了不好听的话,当时痛快了,过后还不是要后悔?”

    杜宝珍闷闷垂着头没说话。

    姜芮也不多说,转而拿起那个小巧的发夹,对光看了看,“挺好看的,哪来的呀?”

    “我、我一个同学送给我的,她有亲戚在城里,买来送给她,她又转送给我。姐,你戴着肯定好看。”

    姜芮笑着说:“这样粉粉嫩嫩的,你戴比我戴合适。坐下来,我再替你梳个头,一会儿客人来了,你要是实在不想见,出去露个脸就好。妈爱面子,咱们就当哄哄她开心,不要让她在别人面前没脸。”

    她手法娴熟,给杜宝珍也扎了两个麻花辫,那个小巧的发卡就别在辫子尾上。

    没过多久,赵家以及亲戚上门,杜家人都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